南橫超馬心得系列-螺旋狀的交會

湖面光可鑑人,呈現迷人的湛藍色,純淨而美麗。傳說是天使的眼淚滴落凡間形成的湖泊,被浪漫的稱為「天使的眼淚」,它是台灣高山上最漂亮的藍寶石。《台東縣觀光旅遊網:嘉明湖

108公里的初心

南橫超級馬拉松-人生最困難的賽事,就這麼鳴槍起跑了。去年的八月份是一個里程碑,無可取代,就像無法抹去的歷史印記。同時,精彩炫爛,如同美麗的旭海日出。那天,我參與了屏東四重溪超級馬拉松72公里組,因為這場比賽,我增強了長距離跑步的自信,也因為如此,讓我有勇氣可以參與南橫超馬,這是我的初心。

麻花捲的相遇與脫離

又像雙螺旋結構的DNA。跑步令人著迷的是,與人互動的隨性自在,而離去時又是那麼從容不迫。你會與跑友在某一個時刻相會交談,又會再不遠的下一刻獨自奔跑。就在相遇與脫離這兩個狀態下,持續交錯著。

千千,初識於陽光團練,那天是凱莉代理團長的大日子,很多團友因著她的熱情笑容與誠懇態度吸引而來,也讓我認識了這位同樣擁有超馬精神的原住民女生。那天,我們相約南橫超馬一同奮戰。

佑佑、Shock,去年高雄馬的兩位戰友,如果沒有他們兩位的一路相伴,那將會成為我第一場棄賽未完的馬拉松。幸虧,有他們的看顧與激勵,我完成了一場先苦後甘的賽事。台東海端,再聚首,讓我增添不少信心與勇氣。在這場戰事中,我會與他們有充分的互動。

2014/03/07 Friday 17:24
小四:有參加南橫超馬的家人們,待會六點在關山車站前面的全家集合用餐呦!
快車:四哥加油。
緯緯:小四兄弟,加油。
國良:小四加油。
小丸子:大家加油!
Tim:小四加油啊!
緯緯:Winy 也有跑南橫?
Winy:我跑櫻桃馬啦!
Winy:南橫只適合去爬山,不適合去跑步。
Charles:哪裡來的櫻桃馬?!我也想跑 ^__^

南橫超馬心得系列-人與山的傑作

沿著南橫往西行,陸續的….向陽山壁、雲海深谷、叢山峻嶺、蒼鬱巨木、高山瀑布群…..將會一一呈現在你的眼前~~《南橫公路特輯

跑者說,太魯閣要跑個42.195公里,才能遍覽絕美景色。
老實說,在沒有接觸超馬以前,太魯閣一直都有崇高的地位。
我想說,在跑過南橫之後,它已經悄悄地佔據了我的心頭。

向老爸致敬

小時候,我聞得到樟木香、聽得到扣扣聲、看得到一塊有菱有角的木頭,變成一件富有宗教意涵的工藝品。而賦予這塊木頭生命的始作俑者,正是雕刻家本身,及背後所積累的深厚功力。以上謹表達我對老爸的敬意與他的養育之恩。謝謝你,親愛的父親。

一件藝術品

南橫,實際上就是一件藝術品。集眾人之力,一斧一鑿、一刀一刻地,將堅硬山壁闢出一條道路,蠻荒從此有了文明,而相隔兩端的人們有了交流。

大自然是一塊畫布,而富有靈性的人類就是藝術家,在這塊彈性極佳、布質堅韌的畫布上面,盡情揮灑無限可能的創意。

這些開疆闢土的無名英雄,奮力地推進再推進、延伸再延伸,這條美麗而神聖的南方公路於焉成型,人類與山神的傑出之作從此誕生。

小四:我到關山了。
Tino:坐車還是用跑的?
小四:當然坐車啊!什麼問題?明天有一場硬仗溜!!
Tino:哈哈,想說你是熱身過去說。
小四:那我就不會跑了吧。
Tino:嗯,今天要好好休息,明天請帶著大家的祝福飛奔吧!

南橫超馬心得系列文

前往栗松不去摩天農場,好像喝咖啡不加奶精。<山豬的旅行台灣>

3月12日 星期三 10:24

Line傳來K妹的訊息,螢幕上寫著:「南橫心得ㄟ?(敲碗)」

是啊!我的南橫心得在哪裡呢?!
我找一下…… 找到了!……… 原來還在南橫啊!!

我想我的很多東西都還留在美麗的橫貫公路上吧!

我的心留在南橫的壯麗峽谷中;
我的眼睛還留有參天古木的殘影;

我的胸腔還感受到向陽的冷洌空氣;

我的失落由南橫而生,而榮耀也即將在這裡誕生。

因為馬拉松,我終於找到心中的想望、生命的一股熱情,也從去年開始踏入超馬的領域。因為超馬,我終於可以完全體會所謂「馬拉松的外世界」是什麼樣的景象,瞬變的風景、稀薄的空氣、幻化的光線…全都一覽無疑,只能用身體去感受、用心靈去體會,很難一語道破,如果真的要用一句話形容的話,那就是「變化萬千」。

三芝櫻木花道馬拉松賽後心得

春天最喜欢的花是樱花。常常在一夜之间,迅猛地開放。突如其來,勢不可擋。然後在風中墜落。没有任何留戀。

櫻花的美,日本人知道。而三芝的美好,需要讓大家知道。

櫻花的炫爛,就像煙火一樣,短暫卻綻放得精彩無比。日本人深受喜愛,把它訂為國花。櫻花賽道的夢幻,就像走進時光長廊一樣,看得到櫻花的一生,瞬開瞬落。三芝的美好景象永遠停留在在地人的回憶裡面,他們希望讓更多人知道,而藉著這次的賽事,跑者盡情徜徉在花海與山林之間,謝謝主辦單位的用心,讓我們享受到這一切。

數不清的美好台灣

有太多太多的記憶停留在我的心中,藉由馬拉松,我看到了美好的台灣、看到了濃厚的人情味、看到了數也數不清的美麗風光。屏東四重溪、彰化田中、新竹雪霸、台中高美溼地、台南草山月世界、宜蘭北橫、花蓮太魯閣…。如果不是因為馬拉松,或許這一生都未曾踏足這些土地,如同這場比賽。假使我沒有接受主辦單位的邀請,我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原來三芝的櫻花那麼得美。假使我沒有邁開雙腳,奮力地奔跑前進,經歷過陡坡的漫步、下坡的飛翔,或許就不會有這麼鮮明的美好了吧。

志工跑者的雙重定位

既是志工,也是跑者。這樣的角色定位是頭一遭。我個人感到興奮,興奮的是被邀請參與,同時我也感到榮幸,榮幸的是可以恭逢其盛。因為要同時兼具這種身份,是一份榮耀,也是挑戰。我在一場比賽,看到了志工的無私奉獻、經歷了跑者的峰迴路轉。某個程度,志工比跑者辛苦,而跑者卻是幸福的。因此,我感恩自己是一名跑者,可以接受賽事單位提供的所有服務,即使它沒有那麼地完美。

獨一無二的馬拉松賽事

每場馬拉松賽事,都有獨特性,就像人,沒有一個人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,全是獨一無二。三芝的美景,經由這場賽事,傳播出去,讓跑者知道。也藉由相機傳遞給我的好朋友們。三芝人迫切希望這塊土地的美好,能讓更多人知道。即使它位處偏僻、即使它荒山野嶺,但的確住著這群可愛的人們。

雪霸馬之七:看不見的數字

老師P:這不是去跑步,是去打仗吧!
同事L:感覺好像是要去谷關受突擊山訓。
好友C:分明就是去作戰的吧。

2013,田中馬拉松第二彈,即將引爆的前一週,試跑當天。一位好朋友,嘴巴的一句話,深深地打醒了我,就像一顆震撼彈,墜入我的心靈。簡單的幾個字,卻意寓深遠,即使到了今天,我仍然對那天的早晨記憶猶新,不曾褪色。這位好朋友是愛擁抱的東鴻,而那句話就是「不要忘記來這裡的目的」。

是啊!不要忘記來雪霸的目的,無非就是兩個。第一、與LDS超馬團的家人們來個團圓聚首話家常。第二、挑戰個人史上最低溫的超馬賽事,這場的難度不在距離,而在坡度與溫度。

5公里

和城路防汛道,從錦和運動公園到土城變電所,一圈有五公里的單車步道,這是我平時赤足練跑的絕佳路線。

如果沒有接觸「跑步,該怎麼跑?」這本書,我是不會知道姿勢跑法的。如果沒有接觸「姿勢跑法」,我是不會知道台灣有一個團體正在興起,它是第一個赤足團體-凌波微步,由謝天任團長領軍。雖然我的大學長曾告誡我們,接觸赤足跑,先從赤足走路開始,不鼓勵穿五指鞋。但請團長原諒我,在沒上你的課之前,我就已經開始穿五指鞋,長達一年,直到磨破鞋底。接著,我便開始踏上真正赤足跑的全新道路。

回頭來看,假使我未曾接觸過赤足跑法,或許現在的我,可能壓根都不會想去挑戰屏東四重溪與這場雪霸超馬,根本是天方夜譚。我感恩此生能夠接觸赤足跑法,它讓我可以跑得更遠,它帶我看到更多的風景。謝謝團長與赤足前輩,身為赤客,我很榮幸。

4,555人

五峰鄉為新竹縣的一個高山區原住民鄉,位於新竹縣西南隅境內超過三千至兩千多公尺的高山林立,境內居民全是由台灣原住民泰雅族及賽夏族兩大族、僅有少部份客家族群及外省人分佈,為新竹縣人口最少的高山鄉鎮。

當四人戰隊奔馳在五峰的蜿蜒山徑上,久違的陽光從濃霧中穿出,心裡暗自對氣象局的準確預報讚賞不已。此時的我們正被溫暖的陽光所擁抱著,這是上天賜予的珍貴禮物。萬萬沒想到,這僅僅只是第一份禮物而已。

跑到目前為止,里程已經來到40公里處,心裡頭一直納悶著,卻又說不上來的奇特感覺。接著,我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。原來如此啊!納悶的原因在於我們一路上看到的休閒農場或渡假村之類的,多過我們所看到的人們。大家都跑去哪裡了呢?交通本屬不易,又屢逢天災襲擊的雲霧之鄉,正極待外界伸出援手。這或許就是原因之一啊!

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。

成就任何事物都必須從點點滴滴開始,涓流成河、積沙成塔,沒有什麼事物是可以一蹴可幾的。不為人知的晨清時分,努力地對抗睡魔與懶惰蟲,只有你的心中知道,你將會從何處出發,又將跑向哪裡。每一步都很重要,每一天的練跑都要把握。那是紮穩馬步、壯大實力的美好時刻。GPS錶,或許可以記錄你的練跑里程,卻無法用量化計算你所花費的努力。它或許可以推估卡路里,卻無法計算你所流下的汗水,那是看不見的數字。

冷環境下運動的注意事項

在極冷的環境下運動時,人體為了防止體溫的下降,會減少肌肉的血流量,促使肌肉的收縮速度與力量皆明顯下降。因此,在較低的溫度下,從事相同速度及力量的動作時,必須選擇減緩動作速度的運動方式,避免肌肉的疲勞的過早出現。

雪霸馬之六:相信的強大力量

因為不可能,我才相信。<鍾斯博士>

相信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、
相信你辦得到、
相信你無所畏懼、
相信配速教練的指導、
相信你所相信的,那是成就你自己的一股力量,也是你之所以為你的神秘力量,請好好運用這股力量。

相信的強大力量很像地心引力-就連太空中的月球,也深受這股引力的牽引。當你在奔跑的當下,腳掌接觸地面的那一刻開始,重心瞬間轉換成前進的動力,此時的轉換過程,就在剎那之間完成,需要仔細傾聽身體的聲音,才能深刻感受。如果你能善用地心引力,到達前所未有的美好彼岸將是指日可待的畫面。話說回來,相信自己、相信戰友是這場比賽的另一關鍵。

戰友的突入

四人戰隊,就在完成第一個急陡坡(第七公里,尤外農場山莊)的同時,桃山國小也開始第二波的騷動。7:30一到,標馬組選手開跑。有一組人馬正開始為了心中的榮耀奮戰著,討人厭的ITB就像幽靈一般縈繞不去,一開跑就在文昌的心裡蒙上了一層陰影,也為這場賽事,增添了許多不可知的變數。東鴻兩人團設定的策略-把主辦單位所設下的時間門檻,予以剷除,完賽將是這場比賽的最高指導原則。就在這個當下,他們的拼戰精神,已經表露無疑。

6:30~10:47(鏖戰累積4小時17分),來到30公里處,接近櫻之林休閒農場。以IAN大哥為首的四人戰隊,正踏在第二段的陡坡上,跑走交替是延續體力的折衷策略,累了就用走的,休息夠了就用跑的。從這裡開始,熊空山區的景象在我腦海中重疊置入,我彷彿參與另一場惡馬團練。如果烘爐地是開胃前菜,那熊空山路就是能讓你有飽足感的湯品,而雪霸馬的主菜還在後面伺機等待。雲霧中的跑者,正氣喘吁吁著,遠方似乎看到熟悉的人影。此時,心中正在吶喊-原來是好久不見的東鴻與文昌兩位家人啊!這樣的情景,和諾曼地大登陸的空降師遇到裝甲師一樣,重逢並擁抱著,也開始交換一路上所收集到的珍貴情報,慶幸著彼此都還平安。生命的交會,無法複製。

相信的藍色藥丸

暗室中,坐落著一張亮面皮沙發椅,上頭有一個高大強壯的男人正穩如泰山,你無法讀出他的心裡的表情,因為墨鏡保護著。他的雙手就像祈雨的手勢一般向上張開,掌心各放著數顆不等的藥丸,有紅有藍。此時的你,只能二擇一。紅色藥丸,將會帶你走進痛苦卻真實的世界,那是個桃花源;藍色藥丸,卻不然,它會帶你進入一個美麗卻虛幻的夢境之中,你可以在那裡享用美食。你選擇哪一個?這是我最喜愛的十大電影之一-駭客任務的其中一幕,經典的場景、雋永的台詞、無可取代的省思寓言。世界就是那麼無色無相,只因人的信念而有所差別,你看到的和其他人截然不同,信念如此重要,它是型塑你一切的根本。即使前方的路途艱難無比,你也要相信自己辦得到。因為這是你所選擇的人生道路,獨一無二。

LDS家人錄:

  • 東鴻:北部首發烘爐地團練初識,妙語如珠,喜歡擁抱,對馬拉松有個人獨到的見解,很棒的一位家人。
  • 文昌:熊空惡馬團練交會,喜歡閱讀、攝影,幽默風趣,有著不輕言放棄的態度。

雪霸馬之五:賽道上的堅決勇者

如果你想要跑步,跑一英里就好;如果你想體驗不一樣的人生,就跑一個馬拉松。<1952年芬蘭長跑名將Emil Zatopek >

龜兔賽跑裡的烏龜,雖然步伐緩慢卻紮實地踏出每一步,而敏捷的兔子卻仗著牠先天的優勢,心想這場比賽一定是勝券在握、手到擒來的囊中物,而忘了「堅持到底」是一切成功的根本。最後,烏龜大勝兔子。

錯亂的時空感

我低頭看著自己的影子,活脫脫像隻烏龜,緩慢的跑速、極小的步幅,踏實地跨出每一步。而雙臂始終保持著標準的擺動姿勢,感覺很像慢動作重播的畫面。我,正獨自,與陡坡大魔王對峙中。

後方傳來教練的指示聲:「跑上坡要記得看腳下,不要看前方。」這個聲音出自Ian大哥的口中,他正在傳授跑坡心法給我身後的三位團友們,心臟快速地跳動著,本能地大口呼吸,只為了讓心跳快速恢復正常,旺盛的生命力就在此時完全展現。

接著,我突然聽到一個聲音,似乎是衝著我來的,那熟悉的聲線對我說:「這樣跑速太快囉!再慢一點!!比賽才開始而已。」咦!我怎麼身在雲霧之中呢?欸!剛才那三位可愛的家人們呢?怎麼不見了?!原來剛剛的一切都是我幻想出來的,我在新竹的五峰鄉,正輕鬆寫意地挑戰第一個緩陡坡,猶如烘爐地的坡度,讓我回憶起五月份團練時的情景,一切都是那麼歷歷在目。回想初識的過程,那時的成員有:Ian大哥、Tim、Gallen、Jay、Dogie、阿達、安東、東鴻。物換星移下,LDS超馬團的規模早已不可同日而語。

馬背上的韁繩

馬拉松看似枯燥乏味,卻相當迷人。看似無趣,卻饒富興味。大部份的跑者(包含我自己),往往會在開跑後,因著腎上腺素的激發,而信心滿滿地跨出每一步,但到最後往往就落得虎頭蛇尾的下場。前段的跑速非常地順暢,到了後段卻狀況連連。馬拉松,其實是一種挑戰人性的運動。如何克制衝出去的念頭、維持一定的均速,持續回到終點,是這場賽事的關鍵。

Ian大哥,專業領跑員兼控速員,跑山經驗豐富。有時,我跑速太快了,他會出聲提醒、或是碰觸手臂示意。有時,我偷懶了,他也會激勵我,再撐一下就到補給站了,加油!他就像我的馬韁,不時地拉住我、激勵我、看顧我。就在良好的溝通之下,第一個緩陡坡就在談笑風生、閒話家常中,順利地完成了。

其來有自的LDS超馬團

LSD(Long Slow Distance):一種耳熟能詳的專業術語,非常有效率的長跑訓練方式。而LDS,正好與它接近,加上家人們很愛聊天,因而得名。但時至今日,LDS在我的字典裡,開始有了進化。LDS(Lane Determine Stroger):賽道上的堅決勇者。這些團員們在許多賽事,開始展露頭角、屢創佳績,不時地攻佔頒獎台,也讓其他團員們與有榮焉的同時,更加倍地努力練習。除了暢談甚歡的氛圍外,勇於挑戰自我極限、不輕言放棄的精神,是各大賽事經常出現的畫面。LDS早已不是最初的LDS,而是全新改版後的LDS。

我想在巨人的話語中,再加上一句:如果你想徹底擁有不同的人生,就跑一場超級馬拉松吧!!

雪霸馬之四:冰與火的考驗

請我的上帝保祐你,看顧你一路的平安,帶著愉悅的心情,並照顧他在這個世上最愛的孩子,讓他有勇氣、毅力、決心及體力,完成這項挑戰。

師兄弟都回來了

LDS超馬團創立至今的團員人數,在去年12月份堂堂來到千人大關。這是一個門檻、一份榮耀、一份無可取代的歷史印記。人因夢想而偉大,可能很隔靴搔癢、可能很遙不可及。但藉由LDS的無心插柳,到成長茁壯。或許讓我們看到了希望、曙光,足可證明人因夢想是可以偉大的、可以熱血的、可以實現,而不是空口白話的。一切的行動源頭,從一份決心開始-做就對了。

一句玩笑話促成了一個虛擬社團的誕生。為了讓各地跑友真實互動,又為了讓大家有個共同追循的目標。在創立之初,即已決定大會師的必要性。帥氣又飄撇的團長Sheng,擇定2013/12/22(日)雪霸超級馬拉松,LDS超馬團大會師,確立無誤。一個想都沒想過的艱難賽事,就在凌晨六點半開始點燃戰火。來自台灣各地的團友們,齊聚五峰鄉桃山國小,這種氛圍與五大派齊聚光明頂圍攻明教,有著截然不同。它比較接近少林足球,為了一個共同目標,努力奮戰。我當下的心情,就像周星馳所說:「師兄弟都回來了!」的那種雀躍。

若有似無的啾啾聲

和四重溪超馬呈現對比的開展-沒有團旗、沒有戰友、一個人的起跑。離開起跑線沒多久,即將進入第一個八公里的緩陡坡之際,我遇到了Ian大哥,而他即將在這場比賽裡,扮演極其重要的角色-在協助我完成這項艱鉅任務的最大功臣,也充分發揮他在控速的卓越能力。接著,曹大、俊鴻兩位團友也陸續加入。從此刻開始,搶救雷恩大兵的班底就此建置完畢。

第一次的北部團練,我恭逢其盛,到現在我還印象清晰。素昧平生的我們,規定身穿黃色跑衣,當做辨識。就像爸媽那時代的筆友見面,還要插一朵玫瑰花在胸前一樣。我與Ian大哥已相當熟稔,熱絡的互動、有趣的對話,都讓這場比賽有了良好的展開。也因為跟他太熱悉了,讓我覺得很像另一次的團練,只是這次的團練比大多數都還刺激興奮。

他好奇地問著我:「你還是有啾啾聲呢!」我當下只有用大笑來回應著他。這個古怪離奇的聲音來自我身上所穿的跑褲,可能是因為褲子多了一塊襯墊,吸收了大量流汗所發出-這個聲音是在烏來團練時初試啼聲。而這樣的情形,似乎也發生在村上大作家的身上,不同的是,奇特的聲音來自他的鞋底,踮在大理石粉的光滑道路所發出的。

雪霸馬的特別之處在於,這是我參與過最嚴寒的賽事,那和屏東四重溪超馬的酷熱,呈現了有趣的對比、天平的兩端。跑者某個程度,就是一位農夫,他必須得忍受各種氣候的考驗,超馬的迷人景緻,有一部份來自「你會看到更多的風景,連帶地你必須經歷更多的氣候考驗。」我似乎必須拿出比四重溪更多意志的氣勢,才有辦法應付這場比賽,這是我對雪霸馬揣揣不安的原因之一吧!

LDS家人錄:

  • Ian大哥:北部團創立之初的元老級人物、自律性格、擁有豐富的跑步知識,與帶團經驗。

  • 曹大:中部人,核心人物之一,對團務無私奉獻,就連比賽也不忘推廣LDS超馬團。

  • 俊鴻:曹大的同事,具有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勢,挑戰雪霸馬做為他們倆的初馬與初超馬雙重紀錄。

雪霸馬之三:與五峰的首次接觸戰

2013.12.21 13:26

距離鳴槍出草前的17小時。新竹市。氣溫:15.9℃

名不虛傳的竹風蘭雨

歡樂小巴到達新竹市區,望著車窗外的國家象徵,正被強風吹拂著。心裡卻開始揣想著五峰山區的天候狀況。連日來的大雨,搞得人們鬱悶難耐、跑者也頗不耐煩,也對賽事的進行蒙上一層陰影,連帶也影響比賽裝備的揀選-跑者最在意的保暖。是要穿多?還是穿少?如果穿多要多少?穿少要多少?雪霸馬是少數令跑者傷透腦筋、抓破頭皮的賽事。

我的心得是:寧願穿多也不要穿少。主要原因:比賽過程中,選手在長距離的賽段中,必須平均分配體力-馬拉松實際上是一種分配的藝術。在羽翼未豐的狀態下,勢必會有跑走交替的策略,保暖是雪霸馬的重點之一。採上坡碎步跑兼快走、下坡加速跑,是基本的選項,體溫降低必然發生。

在LDS大隊開進五峰鄉的路上,遍目所及的是,瀑布、懸崖、落石、泥流。降雨量高、涵水量低的情況,坍方、掏空是一道不可逆的方程式。幾處鋼筋打釘的工事,適圖阻止著逐漸流失的地基。坐在車內的我們,心驚膽顫卻無能為力地望著,歡樂小巴瞬間變身為遊樂場裡的驚險列車,道路的崎嶇不平藉著輪胎充分反饋。可想而知的是,原本就交通不易的雲霧之鄉,形勢將更加惡劣、身影將更顯孤單。

賽前冥想的好幫手

賽車手閉上眼睛、坐上專用座椅、手握排檔桿,想像著賽道的彎曲起伏、模擬著可能發生的狀況。哪裡該減速過彎?哪裡該加速衝刺。所有的策略都在腦海裡快速確認完畢、路線地圖也在心中烙印成形,賽前冥想非常重要。如果把它應用在馬場上,我想配速計畫會更貼近選手的狀況、你會對即將來臨的挑戰更加了然於胸。主辦單位釋出的海拔高度圖,非常重要,對跑者來說。它可以快速掌握整場賽事的坡度分佈,是賽前冥想的重要參考資訊。

仔細端詳著猶如心電圖曲線的高度分佈,認真的神情彷彿讓我回到軍隊正在進行大型演習時、攻擊發起前、指揮官正與高級幕僚商討策略,那種不可輕蔑的嚴肅態度。以往的我,不太需要作這類高度研究,但今年很不一樣,團練、山路馬交替出現。事先了解,並不會讓你的跑山能力提升,但是它會讓你快速掌握整場賽事的難度等級。哪裡該保留體力不暴衝?哪裡該全速奔馳不保留?馬拉松如此,超馬更該如此。這是分配的藝術-分配你的體力、分配你的水份補充、分配你的作戰時間。

雪霸馬的路況分析:

  1. 起點-桃山國小(1~8km):急陡坡、坡度550~1000m。
  2. 隘蘭聯絡道(25~35km):平緩坡、450~900m。
  3. 隘蘭聯絡道(37~40km):第二個急陡坡、830~1120m。
  4. 鳥嘴山(43~47km):最後的急陡坡、1059~1319m。

約末晚間12點。睡在民宿的13人大通舖。距離開戰只剩6個半小時.氣溫:7℃

雪霸馬之二:出征前的戰舞

我會心慌、我會徬徨、我會無助,但馬拉松讓我堅強、赤足馬拉松讓我無所畏懼。<統尼嘉言錄>

由新竹縣五峰鄉公所主辦、中華民國超級馬拉松跑者協會承辦的2013雪霸超級馬拉松越野挑戰賽,即將在隔天鳴槍開戰。雪霸馬團隊非常用心,為了讓選手身心靈放鬆,出草奮戰,特地將五峰印象原民音樂會結合選手之夜,呈現在熱情的鄉民與蓄勢待發的各路好手面前。希望選手們有個難忘的回憶,盡情享受這個美好夜晚。在這冷冷的雲霧之鄉,充滿濃濃的原民風味的氛圍之中,充分感受原住民暖呼呼的熱情。

災難性的暴雨、風災,屢屢出現在這幾年之中,在每次的撤離地區名單中,新竹五峰鄉一直都是榜上有名,我對它的印象,僅止於新聞台傳出的畫面,在那個黑色的機器盒子裡。對於所謂的柔腸寸斷,雖有印象,卻不深刻。因著LDS大會師的緣故,我與家人們開團遠離都市叢林,親身深入山林,歡樂小巴開進五峰鄉的破碎道路時,我開始有了更具體的感受,道路之爛、之破、之滿目瘡痍,讓我無法忽視這裡的惡劣困境。

五峰鄉有著原始的風貌、濃厚的原民部落、清新的空氣、清澈的河流,挾著天然的優勢,與獨特的人文景觀,賽前的選手之夜,在沒有城市噪音的襲擾下,高亢、響亮、熱情、奔放的歌聲,迴盪在山谷之中。

今年的我,和往年很不一樣,不一樣的是心態、是與人之間的互動,或許是馬拉松在身上發生的奇蹟吧!它就像是白袍巫師,用他的魔法棒,輕輕地在我身上點了一下,突然我發覺這個世界不一樣了。其實世界並沒有因你的觀感,而有任何的改變,改變的其實是你的心而已。我開始勇於嘗試各項新事物、新挑戰。以往的我,看著台上的歌舞表演,我只會在台下欣賞,不敢上台。但這次我一反常態地主動,也慫恿郭大與小美兩位賢伉儷一起同歡,同時間早就在台下聚集起來的團友也一一地跟進,手牽著手,揮動著手臂,扭腰、擺臀、彎腰、曲膝,配合著音樂起舞。那種畫面、那種氛圍,真的很棒、很令人難忘。

暴風雨前的寧靜、選手之夜的開心暢快,夾雜著不確定的心情,未知的天候、未知的狀況、未知的障礙、未知的體能條件。選手之夜結束之後,只剩八小時,雪霸超馬即將出草。

LDS家人錄:

  • 郭大,戰友,第一次見面在台中岱宇馬,李小龍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,很高興在八月份屏東四重溪超馬與他一同馳騁在曠野之中。雖然口中常說要棄賽,可是身體卻隱藏著怎麼都不會輕言放棄的跑魂。
  • 小美,美女,與郭大一同出現在岱宇馬,修長的身影,親切的笑容,在11月份的田中馬成功挑戰初馬記錄,很高興她喜歡我的文章。